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罗立群
罗立群

罗立群个人资料

安徽庐江人。下放过,当过兵,做过警察、中学教师。曾在安徽省裴岗中学任教;1986年考入南开大学中文系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新闻出版界工作了近20年,曾出任一家出版社的总编辑。现任暨南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中国武侠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红楼梦学会理事。已出版了《中国武侠小说史》、《中国剑侠小说史论》、《中国侠文化》、《谈剑录》等6种学术专著,1种学术译著,主编过《中国武侠小说辞典》、《中国传统文化精粹》丛书、《中国古典名著文库》丛书,在国家级、省级以上报刊上发表学术论文50多篇。2002年至2006年10月,任珠海出版社总编辑,古龙的经纪人,著名武侠小说评论家,资深研究古龙的专家。

罗立群基本情况

罗立群,男,1957年12月出生,安徽省庐江县人。1977年至1980年在安徽师范大学芜湖市师范专科学院学习。1989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

1989年至2006年一直在新闻出版界工作。1999年担任珠海出版社副总编辑,2002年担任珠海出版社总编辑。

2006年10月调入暨南大学。编审,教授,硕士生导师。已出版学术专著5种,译著1种,主编辞典、文集5种,在《文学遗产》、《文艺研究》、《明清小说研究》、《红楼梦学刊》、《社会科学战线》、《文史知识》、《古典文学知识》、《南开学报》、《文学与文化》等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50多篇。

中国武侠文学学会副会长。

《中国武侠小说史》,辽宁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

《中国侠文化》,陕西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中国游侠与西方骑士》(译著),中国和平出版社1994年版。

《开创新派的宗师--梁羽生小说艺术谈》,学林出版社1996年版。

《梁羽生小说的艺术世界》,台湾知书房出版社1997年版。

《澳门》(与人合作),珠海出版社1999年版。

《谈剑录》,百家出版社2001年版。

《中国武侠小说史》(修订本),花山文艺出版社2008年版。

《中国武侠小说辞典》(主编之一),花山文艺出版社1992年版。

《古龙作品集》(策划、主编),珠海出版社1995年版。

《大侠与名探文丛》(主编之一),珠海出版社1999年出版,共出版11辑。

《中国传统文化精粹》(主编),珠海出版社2004年版。

《中国古典名著文库》(主编),珠海出版社2005年版。

《佛光掠影〈红楼梦〉》,《红楼梦学刊》2006 年第4期。

《古龙遗失作品问世始末》,《今古传奇武侠版》,2006年9月版。

《古代小说中的"剑术"描写及其文化意蕴 》,《南开学报》2006年第6期。 《中国古代剑侠小说的发展及文化特质》,《文艺研究》2007年第12期。

《〈红楼梦〉的双重叙事及文化意蕴》,《明清小说研究》2007年第3期。

《〈红楼梦〉与〈天龙八部〉》,《红楼梦学刊》2008年第4期。

《古代小说中剑侠形象的历史与文化探源》,《文学遗产》2009年第3期。

《明清长篇剑侠小说的演变及文化特征》,《文学遗产》2010年第3期。

《清代文言剑侠小说概论》,《文学与文化》2010年第4期。

古代小说,武侠小说,编辑与出版。

获奖情况

1991年,学术论文《武侠小说对民族文化心理的影响》获全国通俗文学理论评论征文优秀论文奖。

1992年,学术专著《中国武侠小说史》获安徽省第二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2003年9月,责任编辑的《21世纪前沿科学技术普及丛书》荣获第五届全国优秀科普作品奖科普图书类三等奖。

罗立群评古龙

永远的古龙

在中国武侠小说史上,古龙的名字如同一颗闪亮的星星,光芒四射,分外耀眼。

古龙的生命虽然短暂,如流星一般划过长空,转瞬即逝,但他的作品却是恒星一般的引人注目,极尽光华。

金庸、古龙,孰优孰劣,"金迷"和"古迷"一直争论不休,金庸内力深厚,古龙招式奇诡;金庸作品厚重,古龙作品空灵;金庸作品博大精深,古龙作品奇崛浪漫。有人把金庸和古龙比作诗歌史上的杜甫与李白。杜甫被尊为"诗圣",其作品通体皆备,深沉凝重,"地负海涵,包罗万汇"(胡应麟评语)。李白号称"诗仙",奇思异想,天外飞来,警句妙语,匪夷所思。金庸就如同杜甫,古龙就好比李白,可谓是中国武侠史上的双子星座。台湾评论家胡正群说:"古龙之前无新派。"他认为真正的新派武侠小说应该从古龙算起,古龙之前的梁羽生、金庸等都没有脱离传统套路。这种观点虽然有些绝对,但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

和民国年间的旧派武侠小说相比,梁羽生、金庸的作品也在努力地创新、求变,尤其是金庸,更是不断寻求突破,但他们的作品在整体上还是属于对传统形式的继承和发展,所追求和表现的还是大家熟悉的文化氛围、文体模式、美学风格。古龙则不同,他以求新、求变、求实破为创作宗旨,不受任何条条框框的束缚,从文体、语言、武功套路、人物刻画,意境追求、美学情趣等各个方面予以全方位的"自我表现",其小说文本既给武侠文学界提供了一种新的规范样本,也为读者打开了一个崭新的阅读天地。古龙有着非常明确的创作理念,他说:"武侠小说的确已落入了固定的形式,这种形式已写得太多了些,已成了俗套,成了公式。""要求变,就得求新,就得突破那些陈旧的固定形式,尝试去吸收。……谁规定武侠小说一定要怎么样写,才能算'正宗'!武侠小说也和别的小说一样,要能吸引人,能振奋人心,激起人心的共鸣,就是成功的!"古龙为此身体力行,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付出了巨大的努力。遍观新派武侠小说作家,如此执著、始终如一地求新、求变、求突破者,古龙之外,决无二人!古龙的成功,决非幸致。他的成功,除了他的才华和天赋之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种不安于现状,勇于探索,力求创新的可贵气质。

诗化、空灵的语言

古龙的成就是创造了一种风格独特的文体,而这种文体中最闪亮、最核心的要素就是语言,古龙小说有其独特的语言特质。金庸小说的语言是典雅的、绵密的,古龙小说的语言是激情的、跳跃的。古龙小说长短句交错,层次分明,节奏明快,读来一气呵成,气势强劲,很有散文韵味。在很多段落和场景描写中,古龙都自觉地引入诗歌成分,即使是人物出场、比武打斗等情节,古龙也表现出一种诗意的思维,以意象为依托,字里行间渗透着情感的张力。

白玉京并不在天上,在马上。

他的马鞍已经很陈旧,他的靴子和剑鞘同样陈旧,但他的衣服却是崭新的。

剑鞘轻敲着马鞍,春风吹在他脸上。

他觉得很愉快,很舒服。

--《长生剑》

有风。

风吹起了王风的衣袂。

阴森森的冷风,吹在身上却没有寒冷的感觉。

有雾。

凄迷的白雾,飘浮在王风的周围,却没有阻碍他的视线。

--《血鹦鹉》

这类描写,有诗的旋律,有散文的神韵,画面生动,意境空灵,说它是散文诗一点也不夸张。诗性语言的灵活运用,是古龙小说最迷人的地方。除了语言的诗化、意境之外,古龙小说中还有许多精彩纷呈的惊人妙语,这些妙语是对人生况味的反复咀嚼而升华提炼出来的,完全可以当做人生格言来读。

"每个人都有弱点,你只要能知道他们的弱点,无论谁都可以利用。"

"不论多曲折离奇的事,一说穿了,你就会发现它并不像你想像中那么复杂。"

"自古以来,无论是谁想站在群山最高处,就得先学会如何忍受寂寞。"

如此丰富、如此生动、如此深刻的连珠妙语,古龙在小说叙事中随时随地任意挥洒,足可以证明古龙对人生和人性的深刻理解,对生活和生命的深切体验,以及他在语言表达方面的灵动才气,在创作过程中的情感宣泄。

奇崛诡异的情节

小说情节是小说人物性格的发展史,是小说中事物发展及人物关系串成的关系链条,也是读者津津乐道和小说赖以成功的重要元素。著名的小说家都是编织情节的能工巧匠,古龙更是情节设置的绝顶高手。悬念设置和出人意料是古龙小说情节的重要特征。"楚留香系列"、"陆小凤系列"、《血鹦鹉》、《风铃中的刀声》、"小李飞刀系列"都是悬念重重,一片迷雾,让人看不清猜不透。古龙利用悬念抓住读者的好奇心,古龙揭示悬念,向读者展现事件的变幻不定和因果关系。在悬念的解答过程中,各类人物各种力量相互牵制,引发冲突,推进情节,读者也冲破迷雾,走出困境,获得极大的审美情趣和阅读快感。古龙是编排故事的高手,他创造了许多匪夷所思的故事,故事的发展和结局往往出人意料。谁能想得到《血海飘香》中真正的凶手竟是楚留香最好的朋友?谁能想得到《猎鹰》中神捕凌玉峰竟是杀人集团中的一员?谁能想得到《圆月弯刀》中那个又温柔又文静又美丽的少女谢小玉竟是个大魔头?谁能想得到《血鹦鹉》中那个恶魔的传说竟有那么复杂的关系、那么悲惨的结局?而《赌局》中计中套计,真中套假,假中存真,真真假假,变幻莫测的情节演变和故事结局更是让人想不到。

出人意料之外,而又在情理之中,这是古龙小说赢得读者的制胜秘诀。

古龙小说的故事大部分没有历史背景,有人认为这是"藏拙",有人认为这是当时台湾的时代氛围所致,而我则更确信这种写法是古龙自由挥洒的性格选择。在这种历史空白的故事中,古龙更关注人性的发展、冲突,生命的本能状态。当我们沉浸在古龙营造的故事气氛中,攀登奇峰,跋涉曲折,感受离奇,经历恐惧的同时,我们也能感觉到作者对世道不公的控诉,对自然人性的呼喊,我们甚至会觉得整个故事就像一个寓言,寓示了人生永恒的真谛。古龙小说的故事情节,奇崛诡异,大有深意,不仅好看,而且耐看。简约无形的武功 与梁羽生、金庸笔下那种有板有眼、名实俱存的武功套路不同,古龙笔下的武功是有名无形,玄妙无招,若隐若现,一片空灵。小李飞刀,例不虚发;西门吹雪,剑出人亡;丁鹏魔刀,随手一挥,刀光飞起,转瞬即逝;陆小凤的手指能挟住天下任何兵器,决不会失手。…… 老子《道德经》云,"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佛教认为诸行无常,诸法皆空,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古龙的"无招之招"暗合了东方哲学的文化底蕴。一刀定胜负,一剑扭乾坤。古龙笔下,高手对决,没有任何花拳绣腿,没有一点多余的套路,胜负只在一招。这一招是生命在极限状态下的奋力拼博,其生命跃动是无比强烈的,极其绚丽的,它饱和了对生命的全部追求,一刹那的辉煌凝聚成永恒。古龙的武功讲究攻心为上。高手决战,双方的性情、情绪、脾气、衣饰、姿势,乃至肌肉的颤动、松紧,站立的风向,周围的环境等,都会对武功的发挥产生影响,不容有丝毫的差错。《大沙漠》中,楚留香与石观音过招,楚留香有意打碎了镜子,使顾影自怜的石观音心情委顿,终致失败。双方的心理变化成了胜负的关键,气馁者,失去自信心者,即便武功高过对方也必败无疑。古龙在《风云第一刀》中认为,武功的最高境界是"无人无我,物我两忘",这是武功的化境,武学的巅峰。这种武功化境,实际上是一种禅境的表现。高手在决战之前,返观练意,精神内守,静若处子,其实是蓄势待发,暗藏杀机。此时是动中的极静,也是静中的极动,动静不二,构成了武功高手的禅的心灵状态。这种静穆的观照和飞动的生命构成了古龙武功艺术的二元。我们读金庸小说,其武功描写给人是充实,练功生涯似乎经历了人生的各种境界,充盈无比;而在古龙小说中,武功的境界是空灵,它趋向简约,然而于简约中包孕着无穷的生机!

寂寞慷慨的人物

古龙笔下的男主角,大多是漂泊天涯的浪子。李寻欢、楚留香、陆小凤、江小鱼、萧十一郎、傅红雪、阿飞、马如龙、卜鹰、胡铁花、丁鹏、王风等等,他们身世飘零,经历悲苦,性格孤傲,情感寂寞。他们或是不被世人理解,或是遭受恶人陷害,蒙受不白之冤,没有家。缺少温暖,独自承受着世人的白眼和风雨的煎熬。他们是世俗社会的弃子,是世人眼中的叛逆。尽管遭遇不幸,命运凄惨,但是他们天生傲骨,意志坚强。面对诬陷和歧视,他们将悲苦藏在心中,默默地忍受,耐心地等待时机;面对困难和强敌,他们不屈不挠,沉着冷静,以巨大的勇气和超人的智慧去应对。他们是生活的强者,是命运的主人,是反抗黑暗的勇士,是呼唤正义的英雄。

由于遭遇不公,没有温情,古龙笔下的英雄大多落落寡欢,心情沉郁,性格孤辟,但是他们并没有厌世悲观,仍然固守着自己的精神家园,他们宽容,无私,富有同情心,重情义,重友谊,讲道义。他们为朋友肝胆相照,答应朋友的事,哪怕是刀山火海,也义无反顾地实践诺言。在他们身上表现出人性中最美好最令人神往的品质。

古龙笔下的女主角,都是艳丽绝世,性感动人。书中人物常常发出感叹:"一生中从未见过这样美丽的女人。"沈璧君、苏蓉蓉、丁灵琳、风四娘、蝶舞、苏樱、林仙儿、上官小仙等等,都是这样美丽的女人。她们或者文静,柔美,高贵,或者活泼、纯洁、善良,或者神秘,或者泼辣。总之,古龙笔下的女人是诗意化的,理想化的。她们犹如一道阳光,给读者带来温馨;犹如一片大海,给故事添上迷蒙;犹如一个美梦,似真似幻;犹如一束鲜花,香气诱人。美人惜英雄,美人重英雄,她们敢爱敢恨,身心明朗,柔情万千,感情细腻,即使是反面角色,诡计多端,邪恶阴毒,只要美丽,我们对她们都恨不起来。因为古龙在描述她们的劣行时,经常触及她们的情感深处,向读者展现她们无奈、凄苦的心境,多少引起我们一点同情。古龙笔下的女性形象是他浪子情怀的真实表达。古龙笔下最令人憎恶的是连城璧、柳若松之类的正人君子。他们出身名门,温文尔雅,其实内心奸诈,阴险恶毒。他们在仁义道德的面具下,暗行男盗女娼,他们在热心助人的假相中包藏祸心。这种人物在书中出现,是古龙对善良世人的警示,对社会伪相的揭露,其中有着可贵的生活真理。

出版物

古龙作品全集 (2005年新版)

【作 者】:罗立群

【出 版 社】:珠海出版社

【规 格】: 66本

【出版日期】:2005年10月

珠海出版社将于2005年10月隆重推出全新版《古龙作品全集》,研究古龙的资深专家、珠海出版社总编辑罗立群先生任主编。

新版《古龙作品集》的特色是:

1.对古龙没有具体参与创作的作品一律剔除,确保整套作品集的真实性、纯洁性。

2.在序列编排上,以作品出版时间先后排列,使读者对古龙作品的创作时间、作品风格的变化有更明确更完整的了解。

3.出版社又组织资深校对对作品全集重新审读、校对,订正了原著中明显的错漏之处。

同时又为《古龙作品集》"量身定做"了近千幅出自名家手笔的插图,在封面装帧设计上更加考究,更加精美,为广大古龙迷们提供了一套全新的经典的值得收藏的《古龙作品集》,全套66本,定价1300元。

中国武侠小说史

【作 者】:罗立群

【出 版 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内容介绍】

这是一部关于中国武侠小说的研究专著。

全书共分为九章:第一章绪论,论述历史上侠的起源、定义,中国游侠的精神,侠与盗的关系,武侠小说与中华民族文化心理,武侠小说的新派与旧派,武侠小说与西方骑士文学、日本武士文学的比较等;第二章至第六章论述中国古代武侠小说;第七章论述民国年间的武侠小说;第八章论述海外新派武侠小说;第九章论述当代大陆新派武侠小说。本书对武侠小说这一文化现象,对武侠小说的产生、分期、演变、发展以及各阶段重要作家作品的评述等方面均有独特的创见,是一部有着较高水准的学术著作。

剑气书香

当时,主要的困难是无法取得古龙作品的版权。为了完成宿愿,我四处打听,多方寻求,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功夫不负有心人。1994年下半年,在台湾出版商于志宏先生的帮助下,我总算取得了古龙武侠作品的大部分权利。1995年,在台湾著名武侠小说家古龙逝世10周年之际,珠海出版社出版了当时海内外唯一的一套较完整、较权威的《古龙作品集》,算是对这位武侠小说大师的一个纪念。

95年版的《古龙作品集》,共分59册,由别人续写完成的几部作品没有收入。1998年,珠海出版社又推出《续补古龙作品集》,将《剑毒梅香》等8种由他人续写或补写的古龙作品结集出版,但这次没有收入《剑气书香》,原因是一直没有找到这部书。这也成为我心中一个无法忘却的遗憾。

大约2005年8月间,我接到台湾淡江大学林保淳先生的电话,说他要来大陆,从澳门入关,希望我能去接他。我虽然在此之前还没有见过林保淳,但知道他也在研究武侠小说,并在淡江大学开设了武侠小说课程,因此,我爽快地答应了。

当林先生坐着轮椅,被别人推着从机场出来时,我才知道他是残疾人。难怪一定要我去接他。我将他送入在珠海预定的酒店的房间,他立即拿出一本刚出版的《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签上名送给我。我们开始神聊,话题当然主要是武侠小说。

他告诉我,他最近从台湾一个叫颜云的出版商那里看到两本古龙早年的作品,一本是《剑气书香》,一本是《神君别传》。

我一听,立刻来了精神:"真是古龙作品?他是从哪里找到的?"

"千真万确。是从图书馆资料室里发现的。可惜只有半部。"他遗憾地说。

《剑气书香》这本书我一直在找,却找不到,这下好了。《神君别传》倒是第一次听说。林先生看我不信,便说:《神君别传》确实是古龙作品。古龙写了《剑毒梅香》之后,对七妙神君这个人物一直情有独钟,很想再写写这个人物,这才有了《神君别传》。

我请他尽快将两本书寄给我看一看,他答应了。

2005年12月,我收到了林先生从台湾寄来的两本书,是复印本,都只有半部。研读之后,可以肯定,《剑气书香》的确是古龙早年作品,从文风、笔法、结构都可以看出来。但对《神君别传》,我一直将信将疑。春节期间,林先生又来了一趟珠海,言谈之中,对《神君别传》是古龙所作坚信不移。

2006年4月,我去北京与台湾出版商及古龙作品大陆版权执行代理赵震中先生会面。在他那里,我又见到了这两本书,同样只有半部。赵先生说,他也是从颜云那里拿到的。并说可以授权我在大陆出版。

回珠海后,我就和好友、《今古传奇》的冯知明先生联系,并寄去了两本书。这样,这两本古龙早年作品终于和大陆读者见面了。

剑谍

如东大哲洗染服务部  电脑版  手机版  如东县城中街道中央广场C区一号楼111铺